总票房超16亿,春节档七年来票价首降,《满江红》缠斗《流浪地球2》|环球焦点

2023-01-23 10:16:07 来源:凤凰网

今天上午,兔年春节档鸣锣开战。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截至记者发稿,2023年春节档新片票房榜(含点映及预售)超16亿元。


【资料图】

春节档首日票房破11亿,《满江红》缠斗《流浪地球2》

今年的春节档格外热闹,包含大年初三上映的《中国乒乓之绝地反击》在内的七部电影不仅覆盖了悬疑、喜剧、家庭、动画、科幻、体育等多种类型,同时还有各种老戏骨与新晋顶流同台飙戏,戏里戏外都颇为精彩。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截至记者发稿,春节档首日票房已突破12亿。这个成绩对于沉寂了一年的中国电影市场无异于一剂强心针。纵观近些年春节档,票价一直都是影响票房的一个关键因素。在“最贵春节档”连续几年成为热议话题后,2023年春节档成为七年来首个平均票价下降的档期。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截至1月22日10时08分,2023春节档(1月21日-1月27日)总票房(含预售)突破10亿,总人次1830.17万人,总场次116.26万场,平均票价54.6元,相较2022年春节档预售同阶段的58.3元,下调了3.7元。

春节档首日战局与预售格局略有出入。

《流浪地球2》和《满江红》在排片上势均力敌共同吃掉了一半的大盘。不过在票房上有爆款前作和大IP加持的《流浪地球2》更胜一筹,以破4亿的票房压《满江红》一头并打破多项国内影史记录。

预售期间领跑的《无名》受限于排片,首日票房不敌《熊出没·伴我“熊芯”》位列第四,不过该片因为顶流王一博的参演很快便陷入口碑两极化。“王一博演技”、“难看”等词条先后出现在热搜榜,目前豆瓣相关短评区已显示“异常”,网页端特别提示“当前短评区存在争议,随机展示部分短评,请谨慎参考。”同期其他电影包括《流浪地球2》《满江红》等均正常显示。值得注意的是同样于今日上映电影《流浪地球2》在豆瓣的短评有近7000多条,而《无名》的短评数量已经来到了惊人的4万余条。

看来2023年的春节档势必是一场硝烟弥漫的战争,背后不仅是各大影视公司的年度重点战役,同时也是顶流粉丝间的正面交锋。

《满江红》,一场高阶剧本杀

作为本届春节档的种子选手,《满江红》几乎集齐了这两年火爆国内文娱生活的各大要素——喜剧、剧本杀、主旋律。

看片名就知道,影片讲述的是我们都熟悉的一段历史“岳飞与秦桧”。大历史小人物一向是张艺谋的专长,《满江红》也一样。它讲述了南宋绍兴年间,岳飞死后四年,秦桧率兵与金国会谈。会谈前夜,金国使者死在宰相驻地,所携密信也不翼而飞。小兵张大与亲兵营副统领孙均机缘巧合被裹挟进这巨大阴谋之中,宰相秦桧命两人限一个时辰之内找到凶手。

不同于这段历史的沉重感,《满江红》从定位上更像一部层层反转的喜剧。这其中沈腾、岳云鹏各自代表目前国内最主流的两套喜剧体系——开心麻花与德云社,他们各自的表演风格化极强,在大众中褒贬不一,但是在《满江红》里却成为了“制造气氛”与“串联剧情”的关键先生。

不夸张地说,二位在电影中的表演水准比昨晚的春晚表演高出一大截。

《满江红》媒体试映阶段不少人提到了“反转”,这是本片的另一大特色。

“寻找密信”是贯穿全片的剧情,就像剧本杀中的终极任务,而观众在观影的时候很容易代入沈腾与易烊千玺两位主角的视角共同进行一场“剧本杀游戏”。

一位剧本杀编剧告诉蓝鲸记者,“这其实是一个阵营本,就是不断地骗你,骗你我和你是一伙儿的,结果最后其实我是卧底。所以这种就是无限反转,而且《满江红》的机制平衡做得也很好,所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剧本杀。”

笑了,玩了,但张艺谋最厉害的其实是“上价值”。

本片既然以《满江红》为题,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就已经提前为电影奠定底色。但《满江红》这部电影却将这样一个主旋律特色鲜明的故事经过喜剧与悬疑的包装变得更加商业化,与此同时还借用剧本杀的模式增添了观影的沉浸感,当这些形式共同组合后,完成了漫长而周密的铺垫,结尾“点题”时主旋律不再是僵硬的说教,而变成了一曲浪漫而震撼的“史诗”。

从好笑到好哭,《满江红》算是把观众拿捏了。

欢喜传媒押宝张艺谋,押对了!

2023年的《满江红》,2022年的《狙击手》,2021年的《悬崖之上》,2020年的《一秒钟》……73岁高龄的张艺谋堪称目前国内创作生命力最旺盛的导演。

这种生命力不仅体现在数量上,还有对新事物的接受速度上。而这样稳定发挥的张艺谋也让当初豪掷千金捆绑他的欢喜传媒长舒一口气。

2018年5月24日,欢喜传媒宣布与张艺谋导演签订合作协议,后者成为公司股东,并将在6到10年之内与欢喜合作制作3部网剧或电影。作为回报,欢喜传媒为张艺谋开出1亿5000万股票+1亿创作资金的优厚条件,此外导演薪酬另算。

虽然欢喜传媒曾经投出过《疯狂的外星人》《我不是药神》《港囧》等多部爆款电影,但是这两年却陷入了缺乏爆款的尴尬期。而欢喜传媒的收入非常依赖爆款电影,分析这几年的财报可以发现,2018年,电影投资收益达占总收益的79%,当年欢喜传媒投资票房31亿的《我不是药神》、出品票房13亿的《后来的我们》。2019年,分占票房收入达占总收入97%,当年欢喜传媒出品《疯狂的外星人》,保底发行收入7亿人民币。2020年和2021年缺乏爆款的欢喜传媒亏损额都约为2亿港元。

2022年电影市场一片沉寂,欢喜传媒鲜有新片上映,参与出品的电影《漫长的告别》票房未过千万,中期财报显示,共计营收约 1457 万元,相比去年减少约 90%,股东亏损超过 9000 万元。其公告称,收益减少主要是由于国内影院营业率受到疫情影响,集团推迟投资的重磅电影院线上映。

深度捆绑的名导演们是欢喜传媒的最有价值资产,而导演的创作力并不稳定,如果每一位导演都能像张艺谋一样“稳定高产”,那样欢喜传媒才能真的“欢喜一场”。

标签: 流浪地球2